11选5玩法
您當前的位置:天津長安網 > 政法 > 政法動態 > 正文
啟動審判監督程序 依法維護兒童權益
天津長安網 http://www.lroga.tw  2019/02/20
  【字號:

  王某(女)與石某于1999年3月登記結婚,2000年5月生育小石。2006年8月,王某與石某協議離婚,協議約定小石隨其法定代理人王某生活,石某每月給付撫養費人民幣500元。

  后來,因石某未盡撫養義務,小石遂起訴至法院,要求石某給付撫養費。經法院調解,自2006年6月起石某每月給付小石撫養費500元。此后,小石以年齡增長和物價上漲等因素為由再次訴至法院,要求石某自2014年7月起每月增加撫養費至1700元。

  法院經審理查明石某為某醫院醫生,平均月收入3400余元。法院判決,自2014年7月起,石某每月給付小石撫養費700元。小石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小石不服二審判決,向法院申請再審,法院裁定駁回小石的再審申請。小石于是向檢察機關申請監督。

  該案為未成年子女撫養費糾紛,爭議焦點為石某的月總收入為多少。

  檢察機關經審查認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子女撫養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第七條第一款、第二款的規定:“子女撫養費的數額,可根據子女的實際需要、父母雙方的負擔能力和當地的實際生活水平確定。有固定收入的,撫養費一般可按其月總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百分之三十的比例給付。負擔兩個以上子女撫養費的,比例可適當提高,但一般不得超過月總收入的百分之五十。”

  該案中,關于石某每月總收入的事實認定,直接影響石某應當負擔的撫養費數額。該事實對此案判決結果有實質影響,是用以確定當事人具體權利義務和民事責任所依據的基本事實。

  訴訟中,石某為證明其收入情況,提供了所任職醫院開具的收入證明及2013年7月至2014年10月的工資單。收入證明顯示,2013年7月至2014年8月,石某的平均每月收入為3400余元。然而,石某提供的工資單則顯示,2013年7月至2014年10月,石某每個月都要扣個人所得稅,最多的一個月扣了1283.29元。

  依據法律規定,當時個人所得稅的免征額為3500元,石某提供的收入證明中載明的3400余元月收入尚未達到當時的起征標準,這與工資單中顯示的扣除所得稅情況明顯相互矛盾。根據日常生活經驗即可判斷,石某除了收入證明中載明的月收入,尚有其他收入。

  法院在缺乏其他證據佐證的情況下,依據上述相互矛盾的兩份證據,即認定石某的月收入為3400余元,判決將撫養費由每月500元增加至每月700元,該基本事實的認定缺乏證據證明。

  小石對原判決認定的石某的收入存有異議,認為與事實不符,但小石的訴訟代理人——小石的母親,與石某已經離婚,且并非石某任職醫院的工作人員,客觀上很難取得證明石某月收入的相關證據。

  檢察機關在審查期間,為查明石某的實際月收入,向某醫院進行了調查核實。該醫院人事科出具了一份證明,載明石某在2013年7月至2014年10月間,月平均收入為10469.69元。

  新證據中顯示的石某月收入情況與其提供的工資單中記錄的所得稅數額能夠相互印證,可以證明一、二審法院認定石某3400余元月收入與事實不符,該新證據足以推翻原審判決。

  檢察機關經審查,向法院提出抗訴。法院經依法再審,判決撤銷原一、二審判決,自2014年7月起,石某每月給付小石撫養費1500元。

  市婦聯權益部的工作人員表示,夫妻離婚后,一方很難對另一方的工資收入進行調查取證,而法院確定撫養費金額一般依據另一方提供的工資證明,這就有可能出現另一方故意降低工資證明上的月收入金額,以達到少付撫養費的目的。

  此案中,檢察機關依職權調查,通過社保或稅務部門依法調查撫養義務人近期社保繳費基數、個人所得稅納稅情況等能夠反映撫養義務人工作、收入情況的證據,以減輕未成年人一方的舉證難度,輔以限制撫養義務人出境、財產保全等措施,避免其逃避撫養義務,依法保障了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稿源: 天津政法報   編輯: 王思思
  版權所有: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員會 天津市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
      津ICP備13002710號   技術支持:新浪網
11选5玩法 现在赚钱怎么越来越难 捕鱼来了怎么赚弹头 极品飙车2里连击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彩票官方 捕鱼来了vip贵族价格表 预测彩票最准确的方法 股票理财 重庆时时彩 pk10六码全天计划